“卖惨”营销?本土机甲科幻类型电影争议中开局

  “卖惨”营销下,票房不断逆袭

  本土机甲科幻类型电影争议中开局

  号称“中国第一部科幻机甲爽片”的《明日战记》在上映20多天后,票房终于突破6亿元大关。这部投资大、回本压力更大的片子,能实现上座率和票房的持续逆跌,与影片团队和主演古天乐的“卖惨”营销、持续不断的票房争议事件不无关系,作为本土首部机甲爽片,《明日战记》在科幻类型片上确实有其自身的突破性,影片票房的战绩如何,或许对此类影片接下来的创作有一定的参照和影响作用。

  一直被关注

  8月5日《明日战记》上映后,首周末累计票房破2亿,对于普通题材影片来说,这个票房成绩并不差,但对于特效非常烧钱的机甲大片来说,这个成绩并不理想。据说《明日战记》投资4.5亿港币,影片票房超十亿元才能谈回本,面对上映后并不很理想的票房成绩,身兼影片制片人、主演的古天乐开始卖力地营销和宣传,试图逆转战局。

  古天乐为宣传电影,除了正常的全国跑映后见面会,跑电影节,还多次做客带货直播间,跟带货主播尬聊,只求电影打开更大的市场和关注度。古天乐为宣传这部电影,最关键的操作是聚焦于“卖惨”话题。

  古天乐跑宣传,不断地表现出对影片票房不理想的委屈、失望,甚至在一次活动上掩面拭泪,呈现心中的不甘。其实,对于这部影片最不甘的的确应该是古天乐,为了完成这部他喜爱的机甲片,古天乐成立公司、拉投资,甚至花费近十年心血来做这件事。古天乐宣传电影时不断地抹泪“卖惨”的画面被配上煽情的文案和音乐,迅速出圈,成为各大短视频平台上的热点话题。“别人只看到他表面有多开心,只有我知道他背后有多痛”“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,努力10年就是没有回报”“古天乐守护了那么多孩子的梦想,这一次也该轮到我们来守护他的梦想了”等描述古天乐电影惨状的营销文案,确实赢得了观众的一些同情分,拉升了排片率和上座率。

  此外,古天乐在宣传场合所说的“只要看过《明日战记》就是我老婆”“华语科幻梦”等也被疯狂营销。而网上一些好事之人“道德绑架”刘德华、李若彤等明星,要求他们帮忙宣传电影,以及质疑同档期影片“偷票房”乌龙事件等,也都让《明日战记》这部电影一直被关注,一直在破圈。

  “卖惨”营销、过度营销、碰瓷式营销打法、“偷票房”骂战等铺天盖地的电影宣传,在短视频平台上几乎成为一场情绪狂欢。虽然这让一些观众产生抵触心理和质疑声,却为《明日战记》带来持续的热度。这让《明日战记》上映的第三个周日票房,超过第二个周日,呈现逆跌趋势。

  但理性来看,在自媒体平台发力,方式方法都有点不顾及演员形象的破釜沉舟式营销,对《明日战记》这部科幻爽片来说,有可能是最优选择。在当下,观众对机甲科幻大片的认识,可能还停留在《变形金刚》《复仇者联盟》《环太平洋》等好莱坞大片上,观众对于本土首部机甲科幻爽片品质到底如何并没有一定的认知,而古天乐的“卖惨式”营销,起码让全年龄段、下沉市场用户对首部机甲科幻类型大片有了一定的了解,同时也带动了机甲科幻迷之外的观众走进影院看电影。

  精准、出奇、有效的电影营销策略当然能增加电影的热度,但决定电影最终票房体量的还是作品的品质。

  特效上有巨大提升

  作为本土第一部科幻机甲爽片,《明日战记》有着长达五年的后期制作。作为本土科幻在题材、特效上的又一次探索,影片的优点明显,但缺点也不容忽视。

  在剧情上,《明日战记》就是一部打外星怪物、拯救百姓的大爽片,影片已经把文戏删减到最少,同时为了减少大场面战斗特效场景,把故事的主要矛盾集中于人与人的斗争主线上,而非更大宇宙空间中人类与外星生物的大场面战斗上。影片定位于剧情简单的爽片、集中突出几场大场面战斗的做法是对的,但拉胯、幼稚的剧情成为观众眼中的硬伤。

  在机甲科幻元素、特效以及各种元素的杂糅上,《明日战记》有其可圈可点之处。电影特效后期耗时五年,有超过1700个特效镜头,是制作规模颇大、技术难度很高的一部电影。电影全实景搭建空军基地、装甲车、战机机舱,重工打造动力装甲、机器人特种部队、各类硬核机甲、冷兵器等,让电影尽显科幻影片的未来感,呈现了本土电影工业化的水准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精彩的机甲元素,该片并没有丢掉经典港片的优势,融入了传统武术武打格斗、警匪戏等元素,呈现出本土科幻的特色。影片不断切换的主观、客观视角等,也让观众很具有代入感。

  有网友认为该片与好莱坞大片相比,还不够硬核,并批评影片是杂糅了好莱坞科幻大片的“缝合怪”,但不可否认的是,与之前的《未来警察》《机器侠》《机甲核心》《昆塔:反转星球》等本土带有机甲元素的影片相比,《明日战记》在投资体量、重视特效上做到了中国机甲题材的第一,在特效上的巨大进步和提升,让影片有极高的科技含量和特效品质,该片的最大贡献是拓展了本土科幻片的题材。

  作为本土机甲科幻的起步作品,《明日战记》的特效值得肯定,这类具有开拓性的电影,最好的结果是获取更多票房,实现回本,让这类电影能够继续拍下去,实现有效的生产制作循环。

  记者 师文静